欧博娱乐城官网 > 商户嫡女奋斗史 > 第九百零七章 一封休书(满15张月票加更)(书号:90272

第九百零七章 一封休书(满15张月票加更)

作者:天际舟
    和徐家关系亲近的,来得便早一些。

    比如淳和公主,便一早来了,和徐婉真一道接待着这些女眷。朱氏在百忙之中,不忘拨出两个小丫鬟,专门伺候在她们身边。

    从门第来说,徐家只是商户,远远不及两人的身份。

    这个时候前来贺寿的女眷,都是身份地位普通的官员、士子、商户妻女。她们能得到忠国公府二夫人和公主的招待,都觉得面上有光。

    淳和公主自从回京,便忙着太后的病情。两人就算在宫中遇见,也很难说一些悄悄话。这次相聚,两人招待着前来的女客,闲下来也不忘互相过问近况。

    听见前方的唱名告一段落,两人坐下来喝上几口茶水。两人地位尊贵,多半的女眷都是由朱氏招呼了,各自安排下来。

    “婉真,我见你瘦了好多,却是一直没有机会问你。”淳和公主关切的问道。

    她流落北地之事,之前苏良智并不知情。也不是要刻意瞒着他们,只是此刻事情已经过去,没必要说出来,白白令他们担心而已。

    徐婉真抚了抚自己的面颊,笑道:“许是前段日子累了一些,不过不打紧。倒是小舅母这次出去如何?打算什么时候给我添一个小表弟。”

    说起外出,淳和公主顿时眉飞色舞起来。讲了一些旅途中的趣事,又道:“给你带了好些玩意回来,可惜都还在公主府。”

    她至今还住在宫中,带回来的行李至今还未来得及收拾。

    徐婉真莞尔一笑,道:“等小舅母回了府,真儿定然上面叨扰。有什么好东西,都逃不过我这双眼睛呢。”

    两人说笑了一阵,门口有人回禀,安国公府的女眷到了。

    徐婉真忙起身前去迎接,庄夫人是长辈,又是她的义母,待她极好。

    “真儿见过义母。”看着她端庄的敛礼,庄夫人极是欣慰。无论只是商户女子,还是如今深得太后宠爱的二少夫人,徐婉真宠辱不惊一如既往。

    在她身后,跟着石静玉、石静芙两姐妹。

    与上次相见不同,石静玉梳着妇人的发髻,却神情黯然。好像是一朵娇美的鲜花,在盛开的季节中突然遭遇了眼霜,失去了所有的光泽。哪怕佩戴着华美的首饰,也撑不起她的精神。

    她的夫家昌平候府在这次的关景焕一案中受到了牵连。幸好她的夫君在形势危急时,写下一封休书给她,才令她逃脱了沦为教坊女妓的命运。

    但是,她在高家诞下的儿子,却遭到了发配的命运。她和高致远两人虽然谈不上情比金坚,也是和和美美。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令她同时失去了丈夫、儿子,痛苦难言。

    她虽然得以保住了身份地位,但每每看见她的样子,庄夫人也不由心头叹气。

    当年只想着低嫁,看着高致远虽然是嫡长子,但性情敦厚老实,能好好待她。谁料到,昌平候野心不小,最后招惹出这样大的祸事?

    庄夫人这时带着姐妹俩出门,一来让石静玉散散心,二来也帮石静芙留意亲事。

    见着徐婉真,庄夫人心头升起一个主意,执着徐婉真的手忧心忡忡道:“真儿,你可要好好劝劝玉姐儿。她一门心思的,要去云岭。”

    “那云岭又是什么好地方?再往南走就是南诏国,尽是些未开化的蛮人。她的身子,怎么受得了那种日子。”这已经是庄夫人的心病了。

    徐婉真一听,便明白了石静玉的心思。高家被贬为庶人后,男丁发配云岭,女眷充入教坊司。石静玉这是想要去寻高致远。

    石静玉道:“母亲,他待我情深意重,我又如何能负他?”若不是他立下休书,自己怎能如此安然。

    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微红,扭过头去不愿让人瞧见她的伤心。

    淳和公主见状,道:“真儿,你去陪着你大姐姐,这里有我。”

    这个时候来的人比刚才少了不少,但身份非富即贵。有淳和公主在这里,也不愁会怠慢了客人。

    庄夫人也道:“你们几个小姐妹自去玩,这里有我在。”她是徐婉真的义母,跟徐家也有着几分关系。此时想着让徐婉真开解石静玉,便揽下这桩差事。

    徐婉真也不矫情,她自然知道事情的轻重。敛礼道谢了,叫了一名小丫鬟过来,让她将安国公夫人帮忙招待女眷的事情告诉朱氏,也好让她知道如何应对。

    “不如,还去我的院子?”徐婉真含笑征求这石静玉、石静芙的意见。

    石静芙已经十三岁,正是议亲的时候。经过石静玉这一事,她也猛然长大好多,不再似往日般懵懂天真。

    “走吧,我听二姐姐的。”她牵了牵石静玉的袖子,跟着徐婉真出了暖阁。

    看着几人出去的背影,庄夫人叹了口气。都说儿女就是来要债的,此话半点不假。原以为将女儿嫁出去了就可少操些心,哪里知道有这起飞来横祸。

    淳和公主顾忌着她的心情,便和她说起一些别的趣事。

    没过多久,涂家的女眷也都到了。倒不是她们刻意拿架子,实在是就算一早从书院出发,到了这里也就是这个时辰。

    宁先生带着涂曼芬,涂曼珍挺着个大肚子,等着涂家女眷到了方才一道进了门。

    人一多,便热闹起来。庄夫人顾不上再想石静玉的事情,留神着眼前这些女眷,想着哪家可有俊杰堪配石静芙。

    ……

    外面热闹喜庆,徐婉真在闺中的小院仍然一派安宁祥和。有朱氏的细心照料,时光仿佛没有在这座院中留下痕迹。

    “大姐姐,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再起诗社?”这个当口提起这件事,并不是她年幼无知,她只是想要让石静玉的心情好一些。

    徐婉真笑道:“待我们后院的寒梅开了,便请你们来赏雪吟诗。”

    石静玉神游天外,对两人的对话闻所未闻。她的心中牵挂着关押在牢中,即将发配云岭的丈夫幼子,对这样的话题哪里还有兴趣。

    徐婉真在心底深深叹了口气。

    安平候父子一心为太子做事,虽然牵连了无辜女眷,但实算罪有应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