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城官网 > 无上邪威 > 第一四七章 消息传开(书号:105898

第一四七章 消息传开

作者:戏言桑
    p南剑盟,议事殿内。

    萧萧此刻正一脸怒容地看向面前的黄袍年轻道人,满面寒霜道:“玉阳子,是不是你?”

    玉阳子一脸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什么是不是我?”

    萧萧咬牙切齿道:“少装蒜,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玉阳子沉默了片刻,终究苦笑一声道:“这件事我事先真的不知情,我也是刚刚才收到的消息,正要派人去调查,你就先找来了。”

    “你不知情?呵呵...”萧萧面色讥讽,并不相信玉阳子的话。

    玉阳子无奈道:“你要知道,现在南剑盟刚刚建立起来没多久,实力还远远不够强大,面临的问题多不胜数。这种时期,慕白若是死了,对整个南剑盟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损失,我身为盟主怎么可能如此不智加害于他?何况慕白原本就不管事,一心修炼,不会威胁到我在盟里的地位和话语权,我又有什么理由害他?”

    萧萧淡淡道:“第一,庄主将盟里的话语权让给你是你们之间的一笔交易,庄主若是死了,这笔相当不菲的交易费自然就落到你的口袋。其次,庄主并不是威胁不到你,江湖终究是拳头说了算,只要庄主先你一步突破玄光,你就会立刻被比下去,地位不保。”

    玉阳子“嘿”了一声道:“你对我从始至终都保留着太多的戒备,所以不论我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真正地相信。但此事我确实没有参与其中,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这都是事实。你实在不信,我也没办法。”

    萧萧目光微凝,玉阳子神色坦然,正面回应。

    “好,暂且就当是这样”,萧萧接着道:“那么名剑呢,你打算怎么处理?别说你不知道他做过什么。”

    玉阳子淡淡道:“我打算让他担任百剑分舵舵主的位置,至于萧萧你,依旧保留长老地位,但是职务降为分舵使,并解散紫霄卫,原紫霄卫人马并入到三处分舵中去。”

    “你说什么?!”萧萧惊愕。

    玉阳子摇头道:“名剑做事很谨慎,他或许做过些什么,但根本没留下什么证据。而且在慕白闭关不出的那段期间,名剑着实笼络了不少人心,现在已经是盟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在没证据的情况下,我不可能动他,否则盟里会出大乱子。至于职务上的调动,我也是为你着想。以他现在所拥有的势力和实力,不是你能抗衡的,我这么处理已经是最大限度的给你保留地位和颜面。”

    “哈哈哈...”萧萧气极反笑,“若庄主还在,你敢如此?”

    玉阳子并不动怒,神色依旧平淡:“正视现实吧,萧萧。过去有慕白在,我不便说什么,其他人也不敢拿你怎样。否则,你知道凭你的实力在盟里不可能有之前那样的超然地位,仅次于我和慕白。但现在毕竟不同以往了。念在昔日合作的情分上,我不会让名剑做的太过分,其他的只能靠你自己。不要怪我,维持一个帮派不可能总靠过去的情分,江湖也不是个靠情分说话的地方。这话,就算现在慕白就站在这儿,我也一样敢说。”

    萧萧深吸口气,愤怒的神色逐渐收敛。

    往昔顾青那道仿佛永远沉浸于苦修中的身影忽然从心间一闪而过。一时间,她似乎想通了很多事。

    没有了顾青在背后撑腰,以她的实力在盟里甚至排不进前十,完全不足以和名剑争锋。过去的地位也在这一刻被轻易地收回。

    她此刻来这里,除了想让玉阳子解决名剑外,还希望他能找紫宸剑派讨要一个说法。但此刻看来,已无必要再提。

    原来江湖中,什么名利、财富、地位其实都是虚的,在最关键时刻,只有实力才能作为依靠。正因明白这点,庄主从来不浪费时间去经营自己在南剑盟众人心中的名望地位,只以绝对的实力去震慑,没有人喜欢他这个闭关不出从来不在帮众面前露面也从不管事的盟主,但没人敢不服,如此便够了。

    如果当时庄主费劲心力把自己变成一个比玉阳子更得人心的盟主,在这种时候玉阳子会不会因为庄主在帮众心中的影响力而决定处置名剑?盟里的人是否会不顾一切的主动要求上紫宸剑派替庄主要一个说法?

    她曾劝过顾青多花点心思在南剑盟上,如今想来却觉得那似乎,的确没什么意思。

    半晌,萧萧和玉阳子对视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平静地离开了议事殿。没有再试图和玉阳子争辩,也没有去找名剑的麻烦,而是回到自己的练功室开始埋头苦修。

    “倘若庄主无法再回来,那么所有仇怨,便由我萧萧一肩担了。待我迈入玄光之日,就是名剑身死之时。”萧萧心中默默道。

    玉阳子淡漠看着萧萧离开,深邃的眼神平淡无波,难窥见其想法。

    一道人影走进来,是原先落英剑盟的护法,也是现南剑盟的长老之一。

    “盟主”,吴明拱手行礼。

    玉阳子道:“暗中调查,慕白的事情除了名剑外,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

    “是”,吴明转身离开。

    议事殿内只剩下玉阳子一人身影,沉默半晌,一丝淡紫色光晕竟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微弱却足以震撼旁人,可惜无人得见这一幕。

    “我玉阳子岂屑以这种方式胜过你,可惜...三个月后的青州大会上,或许你我无缘一战了。”

    一声喃喃自语在空阔的房间中轻轻回荡。

    .......

    江湖传闻:紫宸剑派两大玄光长老袭杀南剑盟左盟主慕白,慕白拼死斩杀张天松后被吴天宇一剑重创逃遁,至今生死不知。

    突如其来的消息,如惊雷响彻,震动青州!

    这消息实在太过惊天,根本藏不住,很快便如飓风般,传的沸沸扬扬。整个青州都在谈论此事,连血魔教徒现身青州城袭击如意商会以及临近即将召开的青州大会都被这则传闻压过了风头。

    起初,还有不少人质疑这消息的真实性。南剑盟盟主是随随便便能杀的吗?紫宸剑派再嚣张,也绝不敢如此张狂,他不怕南剑盟和他决一死战?要知道南剑盟实力虽不及紫宸剑派,但还它还有瑶光作为同盟,而玄灵剑派和紫宸剑派之间的关系同样极差。

    如此行事对紫宸剑派有什么好处?

    但随着慕白过去在千灯郡时的经历曝光,质疑声就少了很多。慕白杀了紫宸剑派长老的儿子,人家找他报仇合情合理天经地义,哪怕是南剑盟也不能说什么。江湖规矩如此。

    随后人们的关注点很快转移到了消息的后面几句。

    两大玄光袭杀一个先天巅峰,居然被反杀了一个,最后还给人跑了?

    这就更不可思议了,简直是荒谬!

    但之后紫宸剑派方面却并没有反驳。毕竟死了一个玄光长老,这么大的事想瞒也不可能瞒得住。另外,张天松的那场葬礼甚至还有不少青州盟的高手前往吊唁,最终确认了事情的真实性。

    顿时,青州府一片哗然。

    张天松竟然真的被慕白斩杀身死!

    即便在南剑盟与战剑堂的决战中,顾青和玉阳子两人的表现已经完全超出了一般人对于先天的理解,被称为先天超一流高手。但先天就是先天,玄光就是玄光。这依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层次,依然有着巨大的难以逾越的鸿沟。

    超一流或许可以勉强和玄光过两招,但想要击败甚至击杀,这简直无法想象。

    尽管,在随后传出的一些细节中表明顾青是靠着种种算计偷袭张天松才能做到这一点的。但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即便靠算计靠偷袭,江湖之大又有几个先天能够斩杀得了玄光?

    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对此事的震撼,同时武者们对于先天的认知也再度因顾青而颠覆。

    “这等天才人物真是恐怖,天赋潜力应该不在瑶光之下,假以时日没准能踏入公子榜前列,甚至有望宗师。”

    “但我听说,那慕白伤势极重性命垂危,多半是活不成了。哪怕侥幸活下来,也很可能武道根基摧毁,从此沦为废物啊。”

    “什么,竟是这样!那真是...可惜了...”

    “你们说接下来天灵城那边会不会再次闹起来?慕白毕竟是南剑盟左盟主啊。”

    “我看不会,这事儿本来就是私人恩怨,南剑盟那边不占理,紫宸剑派可不是好惹的,而且我听说慕白在南剑盟里人望好像很差。”

    ...

    茶间酒肆中,对于顾青的谈论声不绝,一如天上下起的淅淅沥沥的小雨。

    而作为这些谈论当事人的顾青依旧昏迷不醒,正不着寸缕的浸泡在一桶硕大的药浴之中。边上,一袭月白衣衫的薛明月正在纸上写写画画,弯弯的柳眉紧紧皱着,苦思冥想,似乎在配置什么什么药材。

    此刻,陷入深度昏迷中的顾青心神却已置身于另一处空间,脑海中传来一声声冷冰冰的系统提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