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城官网 > 阴兵镖局 > 第005章 诡异镖箱(书号:105892

第005章 诡异镖箱

作者:佛特袈
    按照规矩,伙计们得先开箱验货,里边没有违禁品,这货咱们才能签收。

    领头的是仓库主任刘育良,四十多岁了,是个胆大心细的主儿。打从我在这扛大包起,他就是仓库主任了,但是为人比较古板,什么事都得按照规章制度来,因此人际关系不是很好,但我却是很欣赏他那套做派。

    刘育良按照往常惯例,让伙计们开箱验货。可就在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桩怪事。

    伙计们拿着钢钎子,打算将木箱上的钢钉起开,可还没碰到那箱子,卡车上却突然跳下来个人,一脚将伙计踢翻在地。

    伙计先是有些懵,继而又有些恼火,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拍身上的尘土,指着那人就破口大骂:“你他娘的有病?”

    那人也不生气,朝着伙计看了一眼,原本正在气头上的伙计,竟然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紧接着,那人才淡淡的说道:“想看箱子里的东西,得把命留下才行!”

    ……

    伙计一脸惊恐的看着那人,愣愣的坐在地上没敢动,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可他爬起来之后,就径直朝着宿舍的方向跑,谁叫他,他也不答应。

    刘育良让两个伙计跟过去看看,别出什么事才好。然后他又向那人说道:“我说这位老板,你这箱子里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总得让我们验验货才行。万一里边的东西,有什么破损,到时候这个责任,您说算谁的?”

    那人依旧背对着我们,淡淡的说道:“我说了,想看货,得把命留下才行!”

    这时候,伙计们不干了,一个个的都骂骂咧咧的,嚷嚷着说道:“我说你这人咋这么横呢?您要是不让验货……”

    他话还没说完,那人就慢慢的转头,朝着他看了一眼,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原本还趾高气扬的伙计就闭嘴了,脸上的肉抽搐了几下,把剩下的半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我看事情有些不对劲,赶紧打圆场,说道:“这位老板,您是殷四叔介绍来的?”

    那人还是背对着我,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是吴孟成?”

    “对,我就是吴孟成!”

    听到这话,那人才慢慢转过身来。

    在此之前,看到几个伙计那样失态,我在心里边早做好了准备。哪怕这人长得再怎么难看,就算转过来的,一张烧焦了的脸,我都得保持镇定,不能在伙计们跟前丢面儿。

    可当我看清楚那人容貌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猛地一个激灵,脱口而出了一句:“我操!”

    我怎么都没想到,那人竟然没有眼珠子,空荡荡的两只眼眶里,只剩下眼白,白得有些瘆人。

    我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太爷爷跟我说过,这种人要么是得了怪病,要么就是开了天眼,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很是邪门儿!

    那人见我杵在他面前,半天没反应,突然冷笑起来,说道:“呵,你就是这一代的阴镖头?”

    一听这话,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这人怎么知道我家祖上是干什么的呢?

    可转念一想,我心里头又多了几分疑惑,连我都不确定,太爷爷所说的故事是否属实,他又怎么会知道呢?

    而且他话里有话,满是轻蔑的味道,不知道是对阴镖行的讽刺,还是因为我刚才的失态,才露出这样的表情。

    “额,我不知道您所说的阴镖是什么意思。但要是殷四叔介绍您来的,这货呢,就不必验了,我们就接下了!”我说。

    刘育良却突然拉住我说:“小吴,虽然你是片区经理,可也得按照规章制度办事!这货要是不查,有什么破损,到时候这责任,谁担?他要是让咱们运了不该运的东西,出了事儿,这罪名,谁背?”

    这让我也觉得有些为难,刘育良说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虽然这单生意,是总公司交代下来的,可也保不齐出岔子。

    另外就是那人知道我家祖上是干什么的,我却对他一无所知,这要是有人故事想算计我,还真让刘育良给说着了,所有的责任和罪名都落在我一个人头上了。

    那人见我半天没反应,又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想看货,得把命留下!”

    如果没有殷四叔事先交代,我大可以完全按照规章制度来处理,你不让我验货,可以,那就请您另找别家。

    可是眼下的情况,着实让我有些头疼。

    总公司那边,已经给我打过招呼了,我要是把这么大一单生意给退回去,前前后后公司得损失几百万。

    可我要是不查验他的货,真如刘育良所说,这箱子里装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老子岂不是要去吃牢饭?

    “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找你吗?”那人问道。

    “我也想问您,这么多物流公司,为什么你们指名道姓的,要我来运送这批货呢?而且还额外给了一笔奖金……俗话说得好,事出蹊跷必有妖。您要是不说清楚,说实话,这货我还真不敢接!”我说。

    “按照物流公司的规定,是要先验货,后签单。可是按镖局的规定,接镖的人,是不能过问镖箱里的东西。只要按期,将镖箱送到雇主指定的交货地点就行!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这箱子里装得是什么,所以才会来找你!”那人说道。

    他这话里有几重意思,其一是,他懂镖行的规矩,也知道我祖上做的是什么营生。

    其二,既然他知道我祖上是走阴镖的,又特意来找我,说明他这箱子里装得,有可能是尸体一类的东西。

    虽然我很想知道,太爷爷说的那些事情是真是假。也想了解阴兵镖局的过往,可是毕竟没有接手过这个行当,万一要是路上真的出了岔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应付。

    那人又安慰我说:“你放心,阴兵镖局的规矩,我们还是知道的。有‘四不接’,这箱子里的东西,不在那些条款之列!”

    我正犹豫,到底接不接这单生意,门外却突然走进来两个人,为首那人说道:“这镖我们接了!”

    我抬头一看,那人约莫三十岁左右,身强体壮,膀大腰圆,正是殷四叔的儿子殷正绅。跟着他一起的,还有一个英俊小伙子,跟我差不多年纪,但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显得有些阴沉。

    “这货,有问题!”那人朝箱子看了一眼,然后阴沉着脸说道。

    “恩?有什么问题?”殷正绅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小声问道。

    “是活镖!”那人说道。

    我震惊了,这人连箱子都不曾打开过,就知道里边装得东西有问题,着实让我有些吃惊。

    虽然不知道那人是怎么看出来,箱子里的东西是活的,但看着殷正绅的表情,我还是选择了相信他的话。

    我转头看着那人,心里直想问候他八辈祖宗,他既然知道阴兵镖局有“四不接”的规矩,还拿这东西来糊弄我?这不是明摆着,他想坑老子啊?

    我希望他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说道:“不好意思啊,不管是走物流,还是走镖局,您这东西好像都不符合规矩。这单生意,咱们接不了,您还是找别家!”

    虽然我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心底其实还是很想知道,这箱子里边到底装得什么东西?

    而且最让我费解的是,那小哥怎么看出箱子里的东西是活的呢?

    那人也不生气,笑了笑,说道:“阴兵镖局‘四不接’中的‘活镖’不接,说的是没死的人不接,但是箱子里的东西确实已经死了,而且已经死了一百多年。所以这并不违背镖局的规定……”

    我纳了闷了,他们一个说箱子里的东西是活的,一个又说箱子里的东西是死的,让我有些摸不着脑门。

    刘育良和一众伙计,完全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听得是一愣一愣的,问我,什么死的活的?我让他先带伙计们下去,说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

    等伙计们都走完之后,我才向那人问道:“小哥,他说箱子里的东西是死的,你说箱子里的东西是活的,这……”

    “箱子里的东西,确实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但它又活过来了!”那人淡淡的说道。

    “如此说来,这便不违背镖局的规矩?”殷正绅问道。

    “确实钻了空子!”那人说。

    “好,既然不违背阴镖行的规矩,那这镖,咱们接了!”殷正绅说道。

    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那人丝毫没给我说话的机会,直接把一个牛皮纸信封塞到我面前,说:“这是镖单和地址,你们按照这个路线,把东西送过去。到了地方,自然会有人跟你们交接!另外,那二十万奖金,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上了,订金在此之前也已经付过,剩余的尾款,等你们交货之后,会有人跟你们结算。”

    我用手机一查,户头上果真多出来二十万。

    殷正绅看着我说:“放心,万事有小哥在,出不了岔子。你就当是跟着我们去旅了趟游,快把镖单签了!”

    我打开信封,在那张镖单上签了名,又盖上了公司的公章。

    想了想,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在镖单背面写了一行小字,今天接了他什么东西,收到了二十万奖金和订金,余款交货后结清之类的。

    可让我诧异的是,托镖人居然叫屠菲儿。

    我心里叨念着这个名字,念着念着,就成了“土匪儿”!

    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知道这个屠菲儿,和太爷爷故事里所说的大军阀头子屠黑虎,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

    那人接过镖单,看也不看,直接揣进口袋里,跟我们客气一番后,就上了卡车,离开了!

    我招呼伙计们,将那口大箱子装上车,准备天亮之后,跟着殷正绅一起送货。

    可就在这时,那箱子里却突然传出来了“砰砰砰”的声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