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城官网 > 龙兴凤举 > 第059章 神医?庸医?(书号:105881

第059章 神医?庸医?

作者:公子瑁
    那年轻人闻声,合起书本,抬起头来,扫了一眼沐玙璠,凤目一亮,旋即收起了目光,微笑道:“这位公子,小可深藏不露也罢,欺世盗名也罢,一切不过是浮云。公子方才说这里一位病人都没有,称小可当不得妙手回春,可见公子目光短浅如斯。”

    侍卫张振听那年轻人言语不善,横眉怒视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殿...对我家少爷出言不逊,是不是想找死。”

    沐玙璠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年轻人,只见他头戴葛巾,身着素布直裰,国字脸,剑眉凤目,龙鼻方口,朱唇白齿,器宇轩昂,倒是一位英姿勃发的美男子。

    沐玙璠没有因为那年轻人的一番话而生气,却也没有出手阻止张振的动作,只是淡淡的道:“张振,不要这么冲动嘛,就听他说说我怎么就目光短浅了。”

    那年轻人依旧镇定自若,不畏不惧、不卑不亢的道:“仁医者,父母心,不求病者多寡,只求人人康泰,如今这里问医求医者寥寥,不正是人人康泰,家家平安,小可正求之不得,而公子却以求医者寥寥而嘲笑小可,公子不是目光短浅,却又是什么?”

    沐玙璠听后,大笑道:“不错,不错,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可是你这里求医者寥寥,也不能代表人人都很健康啊,更不能说你就是一位妙手回春的神医啊,我看就是因为你的医术平平,所以病人都去别处求医了。”

    那年轻人依然古井不波,不紧不慢的道:“求医者少,非是小可医术平庸,而是慧眼识才者寡,世人皆以貌取人,以勇论英雄,以胜论成败,可叹可悲啊。”

    沐玙璠又是大笑,道:“哟呵,这么能说会道,都能出书了,哈哈哈。”

    那年轻人依旧镇定自若。

    沐玙璠看了看花乘舟等人,见他们只是附和着挤出一点笑容,顿时没有了笑意,问道:“你说你可以妙手回春,那我问你,什么是神医,什么是庸医?”

    那年轻人不假思索的道:“庸医者,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良医者,望闻问切,对症下药,神医者,防患未然,神鬼称妙。”

    沐玙璠仔细琢磨了这一番话,道:“说的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不知道你的医术是不是跟你的话一样秒,哎呦,我的头。”原来沐玙璠思考的问题过多过深,头痛病有发作了。

    沐厚德急切的问道:“少爷,怎么了,又头痛了?”

    沐玙璠皱紧眉头,点点头。

    那年轻人仔细地看了看沐玙璠,平静地道:“公子病得可不轻啊,若不尽早治愈,定有性命之忧啊,可否容小可一试?”

    沐玙璠又看了看花乘舟,花乘舟见此,小声对沐玙璠道:“公子,鄙人见这位公子谈吐得体,见识不凡,公子之症,鄙人亦遍寻古籍,多方查找,皆不见周全之法,而民间多有隐者高士,多才多智,却不求功名利禄,是以公子不妨让他一试,或许经这位公子一番诊视,能找到公子之症的治愈之法。”

    沐厚德却凑过来,小声对沐玙璠道:“此人身份不明,少爷不可轻易相信。”

    沐玙璠想了想,道:“没有关系,我先让他看看,如果他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便让他治,如果他说的牛头不对马嘴,我们拍拍屁股走人不就得了。”

    沐玙璠走近医摊,一屁股落在方凳上,道:“怎么试?”

    那年轻人抬手示意道:“公子请将左手放在脉枕之上,然后放松心情,保持心平气和便可。”

    沐玙璠照做,那年轻人把了很久,又示意沐玙璠伸出右手,也把了很久,又仔细看看了沐玙璠的面色和舌苔,讶然道:“公子身中剧毒多日而不死,实乃罕见,不知公子竟有何奇遇,而保住心脉不停止。”

    沐玙璠及众人听到他一番话后,都感到匪夷所思,特别是花乘舟,太子中毒是不假,而且他还帮太子清除了身上乌鬼毒,此事是绝密,外人不可能知道,何况毒素已经清除,眼前的年轻人居然还能诊出来,如果不是瞎蒙的,那就是这位年轻人的医术太厉害了。

    张振李炜二人还是第一次听到太子曾身中剧毒,虽然之前他们也听到一些传闻,但是毕竟是传闻,可信又不可信,如今这位年轻人如此笃定太子身中剧毒,而太子等人却没有立即矢口否认,说明此事很有可能是真的,二人对望了一眼。

    沐厚德、花乘舟等三人见秘密被这位年轻人发现,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即便现在矢口否认,只能证明他们心中有鬼,幸好张振李炜是太子的亲卫,只能回宫后要求他们严守秘密了。

    花乘舟十分恭敬地抱拳施礼,道:“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那年轻人拱手道:“小可姓马,名北异。”

    花乘舟又问:“表字?”

    马北异道:“无表。”

    花乘舟想了片刻,一脸郑重地问道:“恕鄙人无礼,马公子一番见解,鄙人不敢苟同,沐公子脉象平和,面色红润有光泽,舌淡红,苔薄白,何曾有中毒的迹象?”

    马北异笑道:“这位公子脉象平和不假,但时而搏动有力,时而平和如流水,此正是邪气盛而正气足,正邪相搏之象,面色红润有光泽亦不假,但仔细观之,红润带紫,光泽有涩,舌淡红而显紫,苔薄白而含灰,此皆中毒之象。”

    花乘舟对于马北异的解释有些不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他已经不止一次为太子诊断了,自从第一次为太子请脉,直到今日,他几乎天天为太子诊断,时刻观察太子的病情,太子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除了头痛病一直没找到原因,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只见马北异慢悠悠地倒了一杯热茶,慢悠悠地将茶杯送到嘴边,慢悠悠地啜了一口,又慢悠悠地将茶杯放在桌上,慢悠悠地看向沐玙璠,道:“小可不但已看出公子如今身中剧毒,而且还看出公子曾中了两种不同的剧毒,只是一种剧毒已被解了,想必就是这位兄台解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