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城官网 > 快穿:时空胖商人 > 0811 项羽VS李白(书号:101873

0811 项羽VS李白

作者:悠闲小神
    踏进混乱公寓地界那一瞬间,李白感觉自己沉重的身体瞬间变轻,那种舒爽就像是他年轻那会儿,最意气风发时一样。

    本来他就对来极乐世界抱有非常大的期待,此时身体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忍不住张嘴便要赋诗一首。

    不过没能成功,范小米旋风般的冲了下来,张口便是连珠炮一样的问候:

    “您好!我是范小米,负责带您熟悉公寓,请您积极配合一下,以后大家一个屋檐下生活,抬头不见低头见低头见的,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咱们这里的住户,请跟我来吧!”

    说完看向陶宝,陶宝把房卡和钥匙交给她,无视傻眼的李白,问道:

    “李白要住的房间打扫干净了吗?”

    “已经打扫干净了,放心吧陶宝姐,绝对没问题!”范小米拍着胸脯保证道。

    陶宝点头,冲李白微笑一下,撇下他,自己回了办公室。

    李白微怔,看着面前长衣长裤的范小米,抬头看了看公寓那几栋单元楼,重新恢复兴奋的心情,笑问道:“范姑娘......”

    “不,我不是姑娘,我已经结婚了,李白爷爷您可以叫我小米,嘿嘿。”范小米害羞的笑了下,抬手请道:“请跟我来,我带您去熟悉一下环境。”

    李白点头,跟上范小米的步伐,左手放在腰间的佩剑上,纠结的挠了挠,最后一把握紧手中剑,目光坚定的对范小米道:

    “其实,你不必叫老夫爷爷,你可以叫老夫太白先生。”

    “好的太白爷爷。”范小米张口便喊了这样一声,李白眉头一皱,小眼睛一眯,“太白先生!”

    “好好好,太白先生。”范小米笑嘻嘻的请他上电梯,“不好意思,刚刚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见她如此,李白傲娇的一仰下巴,“哼”了一声,脸上无所谓,其实内心好奇万分的进了电梯。

    公寓电梯速度很快,转眼间便到了六楼,范小米领他出电梯,指着602房间解释道:

    “这里住着项羽夫妇,以后你们就是邻居了,一定要和谐友爱的相处哦。”

    她话音落,房门打开,项羽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走了出来,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的打量李白,从头往下,瞄到他的腰间时,惺忪的眼睛顿时亮了。

    “新来的?”项羽走上前,他个子很高,低头打量李白,颇有点居高临下的意思。

    李白本来想着这位怎么说也是西楚霸王,抱着憧憬来的混乱公寓,没想到真实的项羽跟他想象中的英雄形象完全不同,这背心短裤人字拖什么的,着实有点小失望。

    “您就是霸王吧?在下李白,失敬失敬!”虽然失望,但是今后面对面的住着,关系还是要搞好的,李白拱手作揖当是见面礼,态度也是比较好的。

    项羽颔首,上位者当惯了,并没有要给李白见礼的意思,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李白腰间的佩剑,笑问道:

    “你有佩剑,可是会武功?”

    李白再次点头,故作谦虚摆手道:“不才,只习得些三流武功,算不得会。”

    项羽岂能看不出来他是谦虚,抬手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发型,气势逼人的看着李白,请道:

    “多日不曾活动活动筋骨,不如先生同我练练?”

    他话音落,李白还在错愕当中,他便当先一拳打了上来。

    那拳头,比李白脸都大,来势汹汹不说,还毫无留手之意。感觉到那凌厉的风往脸上吹来,李白当即回神,错步往后一移,拔出佩剑便刺。

    项羽见他拔剑,那就更兴奋了,你们想想,若是一个爱吃肉的人一个月不能吃肉,突然见到肉时他会是什么反应?

    那定然是兴奋又激动,项羽此时便是这种感觉,好久没打过架,他快要腻晕了。

    现在见李白好像真的有两下子,一边退守一边抄起范小米搁在楼梯口用来打扫的扫把,当成长枪迎了上去,一扫把挑开李白的剑,反手便是一个扫把花,只晃得李白眼花缭乱。

    一边的范小米见了,不但不阻止,知道他们这些住户在混乱公寓内从楼顶摔下去都不会死,放心的掏出智脑,开始录像。

    其实她有个秘密一直没跟陶宝说,她还做了一个兼职,在那啥网站上直播来着。

    项羽和李白决斗的视频,那可是相当有商业价值啊。一旦放出去,她的小彩泡泡肯定刷刷刷往上涨,到时候小彩泡泡换成小钱钱,美滋滋呀!

    于是乎,一单元六楼过道上便响起了“乒乒乓乓”的扫把和剑相撞声。

    李白的剑法讲究轻灵,项羽的扫把抢却是重击,两人一个巧劲一个蛮力,终究李白在项羽越来越兴奋的逼迫中渐渐体力不支,项羽把手中扫把撩起,一挑便挑翻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李白觉得自己眼前的景物正在不断上升,风是那么凉,身子是那么的飘......不不不,不对,是他在下降!

    “嘭!”

    “噼里啪啦!”

    “哐嘡”一声,李白从六楼坠下,后又被范小米用来晾衣服的晾衣杆绊住,堪堪倒挂在二楼,但那晾衣杆上的衣角套不住李白的脚,停了不到两秒钟,他头着下,落地了。

    项羽:“......”

    范小米:“......”

    “不会死了吧?”二人齐齐出声,面面相窥,四眼懵逼。

    空气诡异的寂静了一秒,一楼地板上的白袍老头颤颤巍巍抬起了一只手,“项羽......匹夫!老夫要题诗一首,让你遗臭万年!”

    声音虽然虚弱,但却充满了对悲惨命运的不屈服以及反抗。

    “呼~,吓死本王,没死就好,下次再来,先吃午饭了。”项羽大松一口气,拍拍胸口,看了眼底下的李白,挥挥手,一本满足的回家吃饭去了。

    范小米握紧手机,赶忙录下这一幕,这才收起手机狂奔下楼。

    到了楼底下,她已经想好如何同李白解释,但是......

    “范小米!!!”

    “信不信老娘开除你!”

    一声怒吼在公寓内炸响,范小米下意识捂住耳朵,所有想好的解释都没来得及付出实践,她便被扣了一个月工资,并缴了智脑。

    人生啊,总是充满了意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