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城官网 > 变身在DC世界 > 第五百零四章 抹除(书号:100785

第五百零四章 抹除

作者:想静静的顿河
    丧钟来得很快,得到了任务目标也没问为什么,单枪匹马的去抓人。

    半小时后西娅在自己的实验室,见到了这位胆子大到天的准市长候选人,塞巴斯蒂安.布拉德先生,能看出丧钟的突然出手把这个男人吓得够呛。

    尽管他试图站起来,但是双腿抖得跟筛糠一样,努力了几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塞巴斯蒂安先生,你认得我吗?”西娅穿着一件无袖黑色背心裙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腿上,有点好奇的问道。

    塞巴斯蒂安看着她身边,背着双刀壮健得像熊一样,身上还有不少血迹的丧钟就肝颤,有心想说不认识。

    但是得益于西娅现在的广阔知名度和他的前期调查,结合自己半小时前正在干的事,这么多线索要是联系不起来,他就不配拥有脑子这个器官了。

    有点苦涩,有带着几分讨好的微笑“我知道,西娅.奎恩博士我见过你的照片,你...你比照片还要漂亮。”

    西娅非常优雅的还以微笑,只是她的话冷的像是冰。

    “你在调查我?试图从我身上寻找突破口,以达到攻击我母亲的目的是吗?抹黑前任突显自己,你是这么计划的吗?”

    塞巴斯蒂安心中反复权衡,最终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或许在你心中我只是个小人物,是个符号,是你攻击政敌的一件武器,我说的对吗?”

    这次塞巴斯蒂安不敢点头了,因为他看见丧钟把刀都抽出来了,此时法律救不了他,选民也救不了他,只能自救了!

    “我只是一时好奇,完全没有轻视您的意思...”塞巴斯蒂安双手连续摆动,试图增加自己话语的感染力。

    可惜西娅完全无视了他的小动作“你在试图破坏我的家庭关系,什么市长什么总统!你问问我的手下,他会告诉你,我在乎那些东西吗!”

    丧钟没时间回答囚犯的问题,他正在打量四周,随着西娅的动怒,实验室的地面在轻微震动,空气中蕴含着某种像是静电的东西,静电打在纸张陈设上发出“噼啪”的脆响。

    “一个肮脏的政客,说你是政客都是抬举你,连fbi都不敢调查的事,你竟然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来查,看你的电脑记录你还联系了几家媒体,呵呵!——”

    西娅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这么一个原本和自己生活都搭不上界的妄人,谁能想到他差点做出一件对世界都影响深远的大事。

    手指轻弹,塞巴斯蒂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在地面,视线内只能看见西娅的高跟鞋与椅子,神秘诡异的手段让他的心脏剧烈跳动,今天好像调查出了些了不起的东西,就是不知道对方能不能饶自己一命。

    西娅像是在对他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如果你把我的身世公之于众,我的母亲哥哥会遭到无数质疑,我的家庭也会因此而破灭,这点你肯定想过对吧?”

    “但是你肯定不知道,如果没有了家庭的羁绊,一旦放开手脚放开束缚,我会做出何等的大事,那是你即使在梦中也想象不到的场景,民主?在梦里想你的民主去吧!”

    室内气温在肉眼可见的降低着,塞巴斯蒂恩只觉得自己呼出的气都开始呈现雾状,想收缩身体,但是无形力量把他拉伸成一个大字型,只能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你知道不义联盟人间之神吗?”西娅自嘲的一笑,“你肯定不知道,如果我想,我可以瘫痪全球的军事网络,核弹洗地并不是里的情节,超级英雄们各有弱点,他们挡不住我,人类会在走向辉煌前而踏上毁灭的快车道,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塞巴斯蒂安.布拉德先生,你知道你这个无名的小人物在那瞬间竟然拥有了左右全体人类命运的机会吗?”

    西娅看了看对方迷茫的双眼“你什么都不知道,没有高层授意,没有秘密支持,你只是个让人生气的可怜虫,你的存在毫无意义,你可以消失了。”

    以为西娅要下杀手了,尽管之前的话他听得稀里糊涂,但是如今对方要下手这点他还是明白的,可惜无论怎么挣扎也毫无用处。

    就在他绝望之际,突然发现自己飘了起来,然后他对上的就是西娅碧绿色的眼眸。

    对方的眼睛中闪动着七彩的光芒,似乎有着什么伟力击打在自己身上,有一些看不见的东西正在虚空中切割,塞巴斯蒂安不知道过了多久,像是一年又像是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恢复了行动力。

    之前那个很恐怖的女人正在揉着额头,而那个像熊一样的壮汉很疑惑的看了自己一眼,条件反射下塞巴斯蒂安顾不得多想撒腿就跑。

    重新回到人潮如织的街道,他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对方为什么放过自己,是不是要玩一些猫追老鼠的游戏,他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要快跑。

    乘坐计程车才发现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手机信用卡等物也统统不见了,巧言如簧的和司机一阵忽悠,让对方把自己拉到星城,车费付对方双份。

    然而到了星城,塞巴斯蒂安傻眼了,自己的竞选办公室变成了一片民房,拨通得力助手的电话,对方竟然说不认识自己。

    觉察出事情的诡异,又去了自己的暗势力据点,他也不是什么纯良之人,也曾纠集了几个社会人士组织了个小帮会,平时做点自己不方便出面的事。

    据点的情况和竞选办公室如出一辙,环境还是那个环境,只是人不再是那些人了。

    利用附近熟悉的地形,摆脱了出租车司机,塞巴斯蒂安一路飞逃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从窗户跳进去,发现这里已经不是自己的家了,不同的布局,不同的陈设,以及墙壁上挂着的陌生人,塞巴斯蒂安有点要疯的感觉。

    最初他以为西娅能量很大,人手众多,想把自己后路全部断掉,让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是接连碰壁让他有了一个恐怖的想法,自己之前做的一切事情好像都是虚幻的,对方似乎把自己“存在”迹象抹除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